文章内容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杂谈 > 台湾》限制加班剥夺劳工选择权?欢迎回到19世纪!

台湾》限制加班剥夺劳工选择权?欢迎回到19世纪!

2017-12-3 10:26:00 次浏览 分类:杂谈

  限制加班剥夺劳工选择权?欢迎回到19世纪!

  陈柏谦

  过去几天,不管是行政院、劳动部还是资本家,支持民进党政府此次《劳基法》改恶中放宽各种工时与加班限制的起手式,千篇一律都是:

  反对放宽工时和加班限制的只有贵族劳团,多数劳工也想多加班赚钱、法律不能剥夺劳工的选择权、限制加班反而让弱势劳工更难生存......。

  说来可悲,这种论述像极了19世纪上半英国在讨论制定工厂法来保护童工时,工厂主反对立法的藉口。当时,英国工人的工资实在太低,为了维生糊口,以及父母因薪资被不断压低而必须双双外出工作时,很多时候小孩根本没有人能照顾,此时,许多6到10岁的儿童都得跟着进入到工厂或矿场成为童工贴补家用。在一些工厂、矿场,甚至可以看到年纪4、5岁左右的童工。  

  

  当19世纪上半英国社会出现试图制定法令限制保护童工的声浪时,英国资本家反对的说词,其中一项,就是主张限制童工会让工人家庭的经济陷入困境,而且,儿童如果不待在工厂,出去在外没人看顾反而危险。很多厂主同时不断强调,儿童是被父母“自愿”送到工厂来工作的,一旦立法限制,等于剥夺了工人的选择权。

  这个说法,现在看来当然显得可笑与荒唐。事实上,马克思在《资本论》当中已经分析得很明白,19世纪英国童工的问题与处境,不是什么父母的权力滥用造成资本对儿童的劳动剥削,相反地,是资本主义的剥削方式,通过压低父母的经济基础,来迫使父母将儿童送进工厂。

  而英国整个19世纪的发展,终究因为国家机器逐渐体认到必须确保儿童在一定年龄前健康的成长成为成熟的劳动力,否则对资本主义长远发展本身也是不利;同时加上工人运动的不断挑战,立法对童工的保护与限制终于取得持续的进展。

  然而,真正魔幻的是,这种两个世纪前资本家荒唐的藉口与托词,竟然成了21世纪台湾政府官员与工商团体,推动毁灭《劳基法》工时与加班各种规范时堂而皇之的理由。

  坦白说,让人忽然有一种时空严重错置的强烈悲凉感。

  欢迎回到19世纪!

  拒绝过劳危机! 民团吁政院撤回劳基法修法

  曾福全

  上周四行政院通过《劳动基准法》立法以来最严重改恶的修法草案,引发劳团、学界不满,昨日上午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以及妇女新知基金会、台湾人权促进会、台湾守护民主平台等民间团体一同举行记者会,表达反对修法的意见,认为草案严重向资本财团倾斜、不顾劳工的健康与家庭生活,呼吁行政院撤回《劳基法》修正案。  

  昨日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等民间团体一同举行记者会,反对《劳基法》再修恶,呼吁行政院撤回修法草案。

  行政院此次的《劳基法》修正案过程仓促,10月初研议,10月底就由劳动部预告法案即将修正,11月9日行政院会就通过送立法院审议,本周五可能将在立法院进行一读,最快在年底通过修法。

  翻开《劳基法》修正案条文,包含休息日加班费核实计算、经工会或劳资会议同意后加班时数可上升至每月54小时、轮班休息间隔下限减少为8小时、取消7天应有1天例假、特休假未休完当年度不用强制折现,几乎每一条都对劳动者不利,且行政院完全没做对劳工冲击的影响评估。

  而去年底才修法的《劳基法》,在中央主管机关跟地方政府都消极行政的情况下,到目前为止都仅有宣导、辅导,而没有对各行业施行劳动检查与开罚,而今又要再次修正《劳基法》,直接拿掉尚未落实的新法中对劳工有利的条文,甚至是朝向更为倒退的修法方向,让劳动法令的规范力更为削弱。

  修恶《劳基法》 劳工身心俱疲  

  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秘书长陈政亮表示,台湾是一个过劳之岛,工时排名世界第四,每11天就有1人过劳死,也让社会在过劳情境中导致少子化、整体劳动人口下降,连带使年金、社会保险等社会福利在未来劳动人口下降时会出状况,强调“这是国安危机!”

  陈政亮表示,民进党过去在政策中强调降工时的重要性,但此次修法当中的休息日工时核实计算,将可能让原本的休息日加班费“做1算4”、“做5算8”以价制量节制资方的美意被破坏,让原本欲落实“周休二日”的立意消失,无法达到降工时效果,而去年砍去七天国定假更让全体劳工每年增加56小时工时。

  陈政亮也指出,加班时数上限提高至54小时以及加班工时帐户制,将让劳工加班更多,无法有效降低工时,而当前许多产业已有变形工时弹性,不必全面放宽加班上限。

  此外,特休假可递延一年,将会让劳工无法在年内落实特休,也无法折现,让企业可以将员工休假的权益任意延迟。而轮班间隔下降至8小时,实际执行上扣除交班、整理与通勤时间,劳工休息时间恐会低于8小时,将会严重影响劳工的身心健康。

  而最严重的影响就是“7天应有1天例假”被拿掉,变成可调移“14天有2天例假”而导致“可连续工作12天”,将会让劳工短期集中工作毫无喘息,休息时间不固定,将会让职场健康保护大倒退。

  陈政亮批评,在此次修法当中,劳动部不断将《劳基法》本该明订的要求,屡次以“经工会或劳资会议同意”为由,无视当前台湾劳资关系中劳方集体薄弱的现实,将劳工应有的法令保障让渡给多数由资方决定的“劳资协议”。

  高工时将导致人权倒退 性别不平等加剧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邱伊翎表示,“休息日”是《世界人权宣言》中明定的基本权,而已经国内法化的“两公约”,在《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七条也明确规定“休息、闲暇、工作时间之合理限制与照给薪资之定期休假”,以及经社文权利委员会2016年的第23号“一般性意见”也提及“七天至少要有连续24小时的休息,最好让工人连续休息两天以确保健康和安全”。邱伊翎质疑,号称将两公约国内法化的政府却要一再违反公约,施行倒退的政策及措施,“难道是把两公约当成涂脂抹粉的道具吗?”她批评,新政府随着资方起舞,政策朝令夕改,不断让渡所有“人权”价值,而此次法令的修恶将会让劳工可以被无限剥削,社会关系恶化,将可能影响整体社会的公共安全。

  妇女新知基金会秘书长覃玉蓉痛批,蔡政府此次修恶《劳基法》,是拿劳工的命、整体社会的未来开玩笑,只为了换取雇主可以用很低廉的成本聘请到过劳的员工。覃玉蓉指出,澳洲研究显示,女性每周工作34小时、男性工作47小时以上就会影响工作健康,女性因为有“隐形工时”的家务劳动、照顾劳动,常常在家庭里已经过劳还要去上班。研究指出,唯有落实降低工时到每周38小时,建构完善的公共托育以及长照服务,才能促进职场性别平等、缩短性别薪资差距、落实家务亲职平等负担。

  覃玉蓉表示,上述现象台湾也存在,台大教授郑雅文即指出台湾最过劳的一群人就是生育年龄的女性,工时越高的社会将会造成整体社会、职场更不平等,女性处境将会更加恶化,男性必须理所当然以高工时承担养家活口的责任,回家后无法承担家务劳动;在政府长照政策不佳情况下也会加重女性隐形工时,而家庭收入过低还得到外头做兼职工作,如今《劳基法》又要修恶,工时调高将让整体劳工不断过劳。

  民进党应回头 否则将用“不投票”教训  

  台湾守护民主平台监事简锡堦表示,他曾经跟政府高层讨论,对方表示“台湾的中小企业太多,订单不稳定,雇用的人不多,只能靠弹性加班”,此举也造成民进党的压力可以理解,但民进党可以学韩国政府,今年韩国在基本工资调高16%的同时,为了避免对中小企业冲击太大,而进行为期三年的工资补贴,台湾也可以有样学样。

  简锡堦指出,民进党对劳团抗议有恃无恐,因为对手国民党太弱,赖清德一上台就用铁腕修《劳基法》,就是认为国民党在一、二十年内不可能重新执政,所以他不怕得罪劳工,但也奉劝民进党不要太过自信,呼吁全台劳工团结起来“反抗民进党的烂政策”,明年选举时用“不投票”教训民进党。

  劳团、妇团及人权团体强调,本次修法如通过,将会是《劳基法》立法以来最大幅度的放宽,让资本需求凌驾于人民健康与生活,将会造成全民过劳的危机,在家庭、健康、医疗、公共安全等各层面上造成严重社会恶果。倘若行政院不立即撤回修法草案,将串联更多公民团体一同站出来反对《劳基法》改恶。  

  高教工会秘书长陈政亮表示,过劳可能会造成未来生育人数下降、劳动人口下滑,年金、社会保险等社会福利在未来劳动人口下降时会出状况,这是国安危机。  

  覃玉蓉指出,澳洲研究显示,女性每周工作34小时、男性工作47小时以上就会影响工作健康,应落实降低工时到每周38小时,促进职场性别平等、落实家务亲职平等负担。  

  台湾守护民主平台监事简锡堦奉劝民进党不要太过自信,呼吁明年选举的时候劳工用“不投票”团结起来教训民进党。

专栏订阅号二维码 -->
打赏 -->

相关资讯

共有访客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