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条内容 _ TouTiaoNeiRong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头条 > 教育资讯 > 利群阳光助学:无论疾病还是贫苦 阻止不了求学脚步

利群阳光助学:无论疾病还是贫苦 阻止不了求学脚步

2016-8-1 21:52:42 次浏览 分类:教育资讯 收 藏

  利群阳光助学行动始于2001年,是由“浙江利群阳光文化传播”公司和各省市区主流媒体共同开展的一项大型社会公益项目。每年夏天,寻访有理想、有追求,成绩优异、品行端正,但生活贫困的当年高考生。今年,我们又来到了茂名地区。

  邓凤翔 她曾想弃学打工,被哥哥骂了一顿

  

  邓凤翔给人的印象是大大咧咧的,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爱笑的女孩背后的心酸故事。在跟记者交流过程中,她数次哽咽。父亲已经快70岁了,患有胃和心脑血管方面的疾病,母亲也患有精神疾病。她自己在学校晕倒过,但她的身体状况却一直没敢和家里人说。

  邓凤翔从小就很自立,上小学时就去帮别人看果园,一个月两三百的酬劳。再大一点就出去打暑期工,赚取学费。

  上初中时,在外面打工的母亲经常打电话回来说有人要“杀”她。初三暑假,邓凤翔不放心,到母亲工作的厂里一边打工一边照顾妈妈,这才发现母亲有被害妄想症,她只好做主给母亲辞了工。

  由于邓凤翔的自立,再加上住校,家里人似乎没有过多关注她的身体状况。其实她经常生病,高三期间几乎每个星期都要请假,平均下来每个月医药费都要两百多。在外打工落下了胃病。医药费是从生活费里省下来的,也有部分是那些早就出去打工的同学借的。

  这些事情,年老的父亲和生病的母亲都不知道。高二时,她曾有过放弃学业去打工的念头,却被哥哥狠狠地骂了一顿。“那时哥哥还有一年就毕业了,他跟我说,如果我想出去打工,他宁肯自己不读大学,也要供我读书。”在哥哥的鼓励下,邓风翔最终以超出本科线48分的成绩为自己的高考画下句号。

  杨财坤 最艰难的时候,每天只吃一个雪饼

  

  “因为家里穷,还没有和奶奶拍张照她就走了,想凭自己的记忆为奶奶画一张遗像。”来自茂名高州的杨财坤,走上美术特长生这条路,缘于这样一个执念,当时他还在上小学。

  学美术对于穷人家来说是件奢侈的事。杨财坤家并不富裕,家里主要靠种植香蕉为生,父亲也会打点零工。有三个兄弟,为了两个哥哥的学业,最小的弟弟不得不辍学务工。

  不像其他孩子有钱上辅导班,杨财坤都是“自己买书自己学”。高考前,美术特长生都去广州上专业培训课,因没钱他没一起去。学校老师爱才,帮他找了一个可免费培训的画室,但要自己解决吃住问题。他带的1000元要支撑三个月的伙食费和昂贵的材料费。最艰难的时候,他靠着50块钱在广州过了一个月。“那时我每天只吃一个雪饼,中秋节也只能独自啃一个馒头。”杨财坤说。高三复习阶段,他每天只睡四个小时。

  杨财坤的付出成就了他的梦想。今年高考,他美术统考259分,排名全省第七,文化课分数也超过重本线35分。因家庭条件,他放弃了南京艺术学院和广州美术学院的单独招生,准备报考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系。为筹集学费,现在杨财坤在广州一家画室做兼职,他说大学的时候也会努力去打工。

  黎彩婷 读书还是治腿,她只能选一样

  

  因为没有钱,“读书还是治腿”只能选一样。就读于高州市新垌中学的黎彩婷选择了前者。在今年的高考中,她考了文科全年级第一。但因为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右脚神经已经出现了萎缩,给这个花季少女留下了外貌上的缺憾。

  黎彩婷家里种稻谷,但只够一家人吃饭。爸爸外出打杂工,为了让成绩好的姐姐有机会继续读书,弟弟只念完初中就辍学务工去了。

  “要腿还是要学习”,这个问题一直伴随着她的成长历程,哪怕是现在拿了好的高考成绩,依然是有钱读书就没钱看病。听妈妈说,在黎彩婷还没有学会走路时,不小心从床上掉下来,当时家里没钱看病,只找了农村的赤脚医生。随着黎彩婷的长大,右腿走路开始拐;右手无力,干重活都要用左手。“其实也能走路,只是难看而已。”黎彩婷越说声音越小。而妈妈把希望放在了未来,“读完大学赚钱了就可以去治了。”

  黎彩婷从床上摔下来没多久,弟弟出生了。一生下来,右手就出现溃烂。为了给弟弟治病,到现在还有几万块的负债。

  为给自己筹集上大学的费用,黎彩婷已找了一份暑期工。言谈中她时常露出的笑脸似乎在告诉我们,无论疾病还是贫苦,都不能阻止她求学的脚步。

  梁智柏 父亲去世后,母亲的坚强鼓励了他

  

  梁智柏是偶然看到了妈妈递交给学校的贫困申请书,才知道爸爸原来是得了肝癌。那一天,在学校的宿舍里,这个大男孩默默地流着眼泪,一晚没睡。天亮时,他打电话给妈妈:“我问她这是不是真的,但她不出声,只在电话那头一直哭。”

  梁智柏一家的日子原本过得还算差强人意,父亲是一名中学老师。梁智柏上高一时,父亲查出肝癌晚期,三个月后便离开人世。当时治疗费用花了20万元左右,除去家中原有的积蓄和亲朋好友的帮助,还借了8万多,到现在还没有还清。

  早在爸爸生病的时候,妈妈就不得不出来做工。“找不到好工作,只好去开电动三轮车。”在爸爸走的前一年,梁智柏的母亲在载客上陡坡时,三轮车侧翻,压到右腿。为了维持这个家,母亲刚刚能下地,又开上了小车去拉货赚钱。她告诉记者,拉货比拉人赚钱,但一车货有几百斤重,需要自己装卸。

  父亲刚去世的那一年,是家里最难过的时候。母亲的头发花白了很多,每天早出晚归工作很辛苦。而最让他痛心的,是妈妈每天晚上都在哭。“我的成绩在那一年下滑得很严重,最严重时,从一开始的尖子生掉到班级五十多名。”但是母亲的坚强鼓励了他。在今年的高考中,他如愿地上了本科线。“我想报广东医科大学,我要做医生,收入会好一些,要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叶雨生 与失明父亲相依为命

  

  信宜钱排,叶雨生的家,简陋破旧,但却收拾妥当,所有东西都摆放得非常整齐。大部分时间里,只有他失明的爸爸一个人住在这里,东西放在固定的位置才便于使用。

  七八年前,父亲的双眼就完全看不了东西,几年后在外打工的妈妈彻底失去了联系,那时妹妹刚上小学。“算是离家出走吧。”如今叶雨生说起这件事,情绪上已经没有任何波澜。

  叶雨生的爸爸年轻时就有眼疾,30多岁时因视神经萎缩完全失明,全家只能靠母亲一个人在广西打工赚钱。“之前一年能回来两三次,初一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如今,叶雨生一家三口,只能靠低保、爸爸的残疾补贴及亲戚朋友资助过日子。

  今年春节期间,突然有陌生人加他的Q Q,竟然是妈妈。也许是想到平时成绩就不错的儿子要上大学了,妈妈就在Q Q上问起这件事,并寄了1000块钱给他。

  今年高考,叶雨生拿到了564分的成绩,但是学费没有着落。父亲的残疾补贴一年才1800元,家里还有一万多元债务。对于一个星期才能买一次肉的家庭来说,学费是天文数字了。他非常感激那个资助他读高中的好心人,“是爸爸同学的朋友,没有他,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但是大学的学费又要从哪里来呢?

  罗恩茹 从小学起她就要照顾“不听话”的爸爸

  

  做早饭,给爸爸喂饭,哄爸爸睡下,之后去上学。放学回到家,发现爸爸又倒在家里某个角落里……这是罗恩茹从小学开始持续做了近8年的事情。

  “有一天放学回来,发现爸爸不在床上,屋里的东西被碰得乱七八糟。他摔倒在角落里,满头是血。当时我真的好绝望。”罗恩茹说。和同龄孩子相比,她过早体会了人生的艰难。

  2005年在汽车修理厂上班的爸爸突遇车祸。在医院抢救了半年,不仅花光了肇事方的赔偿,家里的积蓄也见了底。那时她才上小学四年级,妈妈在外地打工,哥哥和姐姐住校。收拾家务、做饭、照看爸爸和弟弟妹妹,就都是她的事情。由于车祸,爸爸可以挪动,但倒下后如果没有人扶,就站不起来。

  让一个上小学的孩子照顾一个不听话的大人,那种无奈可想而知。“我只能对自己说,那个人是我爸爸,没有他就没有我,至少他现在还活着。”2012年临近春节爸爸去世,留给他们的除了悲伤还有债务。“初三的时候,家里最困难。根本买不起菜,都是在喝白粥。”

  好在,生活给了她磨难,但并没有拿走她的希望和奋斗的意志。今年高考罗恩茹获得519分。她的目标是报考广州医科大学。为了学费,她又要去打暑期工了。

  袁紫晴 午饭就是一盆白粥,没有菜

  

  “医生说已经癌变了,可能也挨不了几年了。这事不要告诉我女儿,她不知道的!”眼前这个女人,只有43岁。瘦得几近皮包

相关资讯

共有访客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